平安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万放: 信用债指数增强海外投资者信心

时间:2024-06-18 14:07:43 编辑: 来源:

平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官网_平安资产管理_平安资产管理公司排名

平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官网_平安资产管理公司排名_平安资产管理

对话资管30人

随着大资管或泛资管的平安推进,行业间的资产指数增强者信融合是趋势。现在投资无非是管理公司两大类,一类是董事专户委托,一类是长万通过产品。产品就是放信把我们的投资能力包装在产品里面,供别人去选择和配置。用债产品具有更好的海外灵活性和流动性,特别对中小机构投资者而言,投资产品投资比专户投资有更强的平安吸引力。

本报记者 包慧 上海报道

“平安-中债可投资级信用债指数”是资产指数增强者信目前市场上第一个买方主导的信用债指数。

3月底,管理公司由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平安资管”)与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债登”)联合编制的董事“平安-中债可投资级信用债指数”正式发布。

为什么要编制该指数?一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长万平安资产管理公司管理资产近两万亿人民币,放信日常投资运作超万亿规模债券及债权类资产,拥有业内成立最早且独立研究体系的信评团队。2003年,平安资管在国内第一家设立独立信用评估部,截至目前,已累计完成超过两万只债项信用评级,涉及4000余家债券发行主体,规避信用事件成功率达100%。

平安资管除了受托管理保险资金之外,同时也为各类机构客户和第三方资金提供资产管理及投资咨询服务。截至2015年底,平安资管的受托管理资产规模已达1.97万亿人民币。

近日,平安资管董事长万放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详解平安资管在债券市场的投资经验和编制信用债指数的背景。

解密首个买方信用债指数

《21世纪》:“平安-中债可投资级信用债指数”和目前市场上其它信用债指数有何区别?

万放:我们是目前市场上第一个买方主导的指数。买方和卖方存在比较大的差异,首先在于独立性,不仅对外独立,在内部管理机制上也保证其独立性;其次,平安在2003年建立了内部评级团队,有长达13年的历史经验和丰富的数据积累;最后是技术,定量通过财务报告等数据做分析被大家运用得越来越熟练。但在定性方面,如在市场上突发一些事件,财务报表是半年报、年报有非常大的滞后性。平安会密切关注到市场上各种事件可能对公司带来的一些最新影响。

《21世纪》:如何帮助优质企业降低融资成本?

万放:目前市场对信用债的发行定价主要参考外部评级,但由于外部评级的收入本质上来源于发行主体本身,使得其在与发行企业的定价博弈中往往处于被动局面,这就导致单纯依靠外部评级的定价方式难以充分区分发行主体间的信用资质差异,优质企业的信用优势并未完全体现在融资成本上。

虽然平安-中债可投资级信用债指数成分券并不对市场公开,但机构通过投资跟踪这个指数的资管产品,间接投资于指数成分券,将提升成分券的市场需求,并体现在一级市场的发行利率上,进而达到降低优质发行主体融资成本的效果。

《21世纪》:很多保险资管公司这两年都在尝试产品化,指数是否为产品化的标志?

万放:随着大资管或泛资管的推进,行业间的融合是趋势。现在投资无非是两大类,一类是专户委托,一类是通过产品。产品就是把我们的投资能力包装在产品里面,供别人去选择和配置,这也是一个趋势。产品具有更好的灵活性和流动性,特别对中小机构投资者而言,产品投资比专户投资有更强的吸引力。

海外主权基金青睐中国债券市场

《21世纪》:平安资管为什么要做信用债指数?

万放:指数的意义主要在于提供投资基准和工具给其他的机构与社会大众资金,甚至海外的机构与资金来投资中国的信用债市场。去年下半年以来,市场上多只债券出现违约,踩地雷的机构很多,很多银行理财产品、基金和投资型产品也都大量投资在信用债上,因此特别需要信用风险甄别和管理能力。

平安资管在信用风险甄别和管理方面有能力,除了应用于我们目前的客户以外,还可以面对所有投资者。其他投资者不用为某一些个券的风险去做精准分析,因为对个券风险做分析要庞大的团队和五年以上的信评经验,临时做也来不及。

平安资管为一家海外主权基金管理债券专户已经三年。三年前,他们委托我们投资中国的国债,我们建议投资范围加入信用债,但他们说对国内的信用评级体系不了解、没信心。如果推出一个信用债指数,指数历史业绩和信用状况可以追溯,可以增加很多海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的信心。

因为现在很多海外资金要投中国的债券一般都只选利率债,甚至铁道债,铁路总公司的债,都不愿意投。我们通过这种指数的编制,发行人创造一个两年的历史业绩之后就有据可依,他们就有可能来投。就像我们那家主权基金的客户,他原来规定只投国债和央票,后来慢慢也允许我们投国开和铁道债。

《21世纪》:现在海外投资者对中国固收市场更青睐什么地方?

万放:外资对中国债券实际上很有兴趣,中国的债券利率相对一些境外债券而言比较高,很有吸引力。但这里面有两个障碍,一个短期的障碍是人民币贬值预期。但这种担心是周期性的,可能过一年就不担心了。

另一个长期的障碍是海外投资者对国内信用评级体系需要熟悉和建立信心的过程。去年人民银行放开外国央行和外国主权基金直接投资中国债券市场。这是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重要举措,这些基础设施方面逐步改善后,海外投资者除了买中国国债,也可能将大量投资信用债。

《21世纪》:如何帮助海外投资者投资中国信用债市场?

万放:目前,海外投资者投资于中国市场,在信用债主动投资方面面临几大问题:一是交易环节不熟悉,当前国内信用债基本以通讯软件和货币中介为媒介,与海外做市商报价交易有明显差异,导致海外投资者认为中国信用债流动性较差。

二是外部评级参考价值有限,当前绝大部分信用债集中在AA+和AA评级,但同一评级的资质差异很大,不同评级公司的编制标准也不尽相同,给投资参考造成一定困难。

三是信息披露不透明,当前企业信息披露不完整,财报不透明。加上发行主体多以国有企业为主,更注重质化分析,与海外以量化数据为主的分析方式明显不同。

平安-中债可投资级信用债指数,信用分析环节由平安资管的独立信评体系把关,交易面和流动性由平安资管全面管理,降低海外投资者购买中国市场信用债的门槛。相较于主动管理型基金,信用债指数投资较为分散,也符合海外机构对于投资集中度的规范,将有利于海外投资者进入中国信用债市场。

《21世纪》:中债登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

万放:编制一个指数涉及到券的估值。现在中债登对每一只个券的估值是很接近市场实际成交价的。另外,中债登是有公信力的债券市场基础设施提供商,独立监督指数编制的过程及按照规则来调整指数样本。中债登是中国最大的债券登记公司,托管了市场70%的债券,有很强的公信力和权威性。

最终还是希望建立一个具备国际标准和能被海外专业投资者所认同的指数。因为现在很多机构想做多币种配置,但大类资产配置进入中国投资还需要打通一条可行的路径和可信的工具。我们希望这个信用债指数能够推动这个进程。

(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

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