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地质】无尽的野心与隐秘的财富:中国红利大头全被矿业巨头嘉能可拿走了!

时间:2024-06-18 14:35:26 编辑: 来源:

嘉能可是阳光全球最大的贸易商,主要从事于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的地质的野实物营销。在短短43年间年,无尽公司估值实现了从6亿美元到600多亿美元的心隐大跃进。《滚石》杂志对高盛的财富评价也可以恰如其分地用于嘉能可:“披着仁慈面孔的巨大吸血乌贼”。

嘉能可不断通过“并购”和投资矿产积累财富。中国走在位列全球几大矿业巨头企业之后不仅垄断了稀缺矿产资源市场,红利从中大赚一笔,全被更是矿业可拿屡次插手我国海外矿投项目,频频“截胡”。巨头嘉

一、阳光巨头是地质的野怎样“炼成的”

1、史上最大矿业并购

2012年,无尽嘉能可与瑞士矿业公司斯特拉塔达成协议,心隐将通过每2.8股嘉能可换一股斯特拉塔的财富方式合并,涉及资金规模高达619亿美元。

并购交易完成后,嘉能可就此一跃成为世界第四大矿业生产集团,同时还将一并收获全球最大电煤贸易企业和铬铁生产商、最大锌生产商、第三大铜矿开采商和第四大镍矿开采商等系列“头衔”。

这个锌产量占全球总产量15%的“新嘉能可”,依旧保持着全球最大大宗商品交易商的地位,并将手中控制的全球电煤市场份额提升至惊人的30%。嘉能可霸主地位显现。

2、一个“危险”的商人

伊凡·格拉森伯格嘉能可国际公司的首行执行官,在完成首次公开发行后格拉森伯格所持股份的价值将飙升至近100亿美元,使他成为欧洲首富之一。

在2017年,伊凡·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用两件事证明了自己:和其它财团一起,完成对俄罗斯石油公司19.5%股份的并购;向投资人承诺2017年将向股东分红10亿美元。

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快速反弹、矿产行业实现复苏,在过去两年中不停兜售公司资产止损,嘉能可的负债从2015年的296亿美元减至2016年末的165~175亿美元之间。

3、全球市场份额

根据海通报告,嘉能可在商品市场的影响力主要集中在钴(市场份额占 23%)、镍(14%)、锌(13%)、铝(8%)、铜(7%)等基本金属,能源次之。

对其自身而言,金属和矿产类产品中的铜、镍、锌,分别贡献了 2014 年业绩的 36%、7%和 5%。它在全球拥有大量位置重要的仓库,仅靠控制库存就足以对市场产生巨大影响

二、中方VS嘉能可

1、中国极度贫钴

中国,却是一个极度贫钴的国家。很早钴就被列入中国严重短缺的九种矿产资源之一(铬、铜、锌、钴、铂族元素、锶、钾、硼、金刚石)。甘肃、河北、山东等地分布着数量不多的钴矿,已探明的储量也只有8万吨,仅占全球储量的1%,且品位不高,提炼难度大。

中国的钴,正处在1%的储量与近50%的需求量的尴尬境地中,超过95%的对外依存度决定了中国钴矿进口,一直被嘉能可这样的矿业巨头卡住了咽喉。

2、抢先一步占据稀缺资源

全球最富有的几大钴矿有一半在嘉能可手里,包括刚果(金)的加丹加(86.33%股份)、穆坦达(100%股份),赞比亚的莫帕尼(Mopani)(73.1%股份),以及加拿大的INO(Sudbury萨德伯里、Raglan拉格伦、Nikkelverk尼克尔维克)和澳洲的Murrin Murrin(莫林莫林)(60%股份),探明总储量达到206.07万吨。

截止到2017年,全球陆地钴矿储量约为700 万吨,206.07万吨意味着嘉能可控制着全球钴矿市场近30%的份额。在国际金属交易市场上,30%的份额,意味着统治级的定价权。

3、靠中国市场大赚

以中国每年进口钴矿4.5万吨,每吨按45万元人民币计算,中国每年花在进口钴上的资金就超过200亿。

从2010年至今,动力电池的生产成本从7000元/Wh降到1500元/Wh,至今仍旧以每年20%的速度下降。一方面电池成本必须下降,一方面钴原料价格又不断抬升,两头挤压,中国的电池企业利润越发稀薄,且毫无策略,只能看着嘉能可这样的矿业巨头在国际市场上兴风作浪。

4、频频“截胡”中国海外项目

2017年,衮州煤业在收购澳洲联煤炭的过程中,嘉能可“半路杀出”,连续提高报价至25.5亿美元、26.75亿美元,最终兖煤被迫报出26.9亿美元的高价(现金支付24。5亿美元)才获得“惨胜”。使得兖煤多“出血”了2.4亿美元。

除了嘉能可在矿业领域的“霸道”做法外,能源领域也十分强势。2017年,就在中石化宣布以 9 亿美元收购能源巨头雪佛龙在南非和博茨瓦纳的资产之后半年多,这一收购案突然被瑞士嘉能可 " 截胡 "。

三、提高我国矿界话语权刻不容缓

1、部分矿产受制于人

“微弱”的钢铁行业地位

中国钢铁企业被国际铁矿巨头卡住供货源头,在价格上遭到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的敲诈勒索的教训历历在目。实际上直到今天,作为全球第一钢铁生产大国的中国在国际铁矿石交易的价格谈判中依然眼看这三大的脸色。

是“稀土大国”但不是“稀土强国”

我国具有世界性优势的矿产有稀土、钨等,不仅探明储量可观,居世界第1或2位,人均占有量超过世界人均水平,而且资源质量高,开发利用条件好,在国际市场具有明显的优势和较强的竞争力。但在定价权上,略为微弱,导致资源流失严重。

2、全球矿业公司40强前十名仅一家上榜

普华永道发布《2017全球矿业报告》,以2016年12月31日的市值计算出2016年全球40强矿业上市公司,门槛是市值45亿美元。前十名中,仅有一家中国企业上榜——神华集团,名列第四位。

3、中国矿企与国际矿头的差距

按2012年相关数据显示,四家中国矿业巨头2012年全年利润之和只有区区2.81亿美元,仅占必和必拓全年利润的0.18%,不及必和必拓利润额154.17亿美元的一个零头。

从负债率分析,中国矿业公司资产负债率远远高于国际矿业巨头,存在巨大偿债风险。2012年中国四大矿业巨头平均资产负债率高达87.92%,而四大国际矿业巨头则为51.32%。

除此之外,中国矿业公司矿产资源资产配置远远低于国际矿业巨头。

国际四大矿业巨头资源概况

反观国内几大矿企的资源储量,中国矿业公司战略转型迫在眉睫。确认自身定位,壮大核心业务,持之以恒加大资源性资产配置,十分关键。掌控了足够矿产资源,矿业公司进可攻退可守,这才是国际矿业公司永保不败金身的王道。

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