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险“鲇鱼”来了? 比亚迪卖车险,“车主喊贵、险企喊亏”如何解决

时间:2024-06-23 20:44:24 编辑: 来源:

日前,鲇鱼比亚迪财险获批在湖南、车险车险车主广东、比亚深圳等8个地区使用全国统一的迪卖交强险条款、基础保险费率和相应的喊贵喊亏何解费率浮动系数。这也是险企继2023年11月车险业务范围被批准后,比亚迪财险的鲇鱼车险业务再次获得实质性进展。

在“车主喊贵、车险车险车主险企喊亏”的比亚当下,新能源巨头车企的迪卖直接下场,将有可能改变这一行业痛点。喊贵喊亏何解

众多车企进军车险市场

5月6日,险企《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关于深圳比亚迪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和费率的鲇鱼批复》在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官网公布。这份4月22日作出的车险车险车主批复显示,同意比亚迪财险在安徽、比亚江西、山东(不含青岛)、河南、湖南、广东、陕西和深圳地区使用全国统一的交强险条款、基础保险费率和相应的费率浮动系数。

2023年5月,中国银保监会批复同意比亚迪控股子公司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受让易安财险100%股权,易安财险更名为比亚迪财险。2023年9月13日,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同意比亚迪财险增加注册资本30亿元,由10亿元变更为40亿元。

到了2023年11月2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批复同意比亚迪财险业务范围变更,新增“机动车保险,包括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商业保险”。

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曾表示,比亚迪进入新能源汽车保险行业,将利用技术、销售、用户等方面的积累,在费用节俭、科学理赔等方面,赋能新能源汽车保险行业。

比亚迪财险是目前我国唯一一家由新能源车企100%控股的财险公司,比亚迪财险更是直接“下场”经营车险业务。

近年来,比亚迪、特斯拉、小鹏、理想、蔚来等新能源车企,纷纷通过设立或收购保险中介牌照等方式,进入车险市场。但大部分车企进入保险行业,都是以中介的身份,也就是说只有代售,并不能自主调整费率浮动。

2020年8月,特斯拉成立特斯拉保险经纪有限公司,成为率先入局的新能源车企。不过,这家特斯拉保险经纪公司于2024年4月完成注销。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与保险经纪牌照批复困难,特斯拉想买壳曲线入局有关。

2022年6月,理想汽车通过收购银建保险经纪公司获得了保险经纪牌照,可以直接开展车辆保险相关业务。

2023年3月,在汇鼎保险经纪收购工作落地后,蔚来将其在2022年1月成立的蔚来保险经纪注销,并将汇鼎保险经纪改名为蔚来保险经纪。

如今,比亚迪做出了表率之后,后续将会有更多新能源车企深入车险行业。

新能源车险成“拦路虎”

新能源车企进入车险市场,给保险行业既带来机遇,也带来了挑战。

相比保险公司,新能源车企有着更为翔实的车辆运行情况,对风险的把控更加精准,车辆保费的成本核算更有优势。同时,车企也可以通过改善车的设计,来降低运行风险。

市场认为,新能源车险面临着“车主喊贵、险企喊亏”的难题,这是新能源车企进军车险市场的重要原因。由于新能源汽车零部件成本高,同时车辆性能强,对比传统燃油车事故的维修成本更高。

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与管理平台数据显示,2022年新能源汽车的总体保费规模约650亿元,新能源车险单均保费为4139元,比燃油车单均保费高81%。

太保产险董事长顾越在2023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新能源车出险率比燃油车的出险率高出一倍。人保财险总裁于泽也在今年的业绩会上指出,整个行业的新能源车险的赔付率大概比燃油车高10个百分点以上。

车主保费可能会下降

相比此前各家新能源车企进入的车险中介业务,比亚迪此次入场最大的改变,就是可以调整相应的费率浮动系数。

随着汽车网联化的普及,对比传统保险公司,比亚迪这样的新能源车企,有着旗下所有车型的行驶里程数据,加上对车主的行为分析,车企有用了保费自定义的更多参考值。

举个例子,一辆车的年行驶里程不多,车主日常用车习惯更加温和,汽车保险公司就可以针对这辆车适当调低保费。而这样的车主行为分析,此前的保险公司,只能通过往年出险的次数,参考全国平均值做一个报价。比亚迪入场,完全可以通过大数据及自有算法,针对不同车主提供不同价格保费。

另一方面,保险企业在售险时,销售成本一直居高不下。相信每一个车主都经历过临近续保,就要接听多轮保险推销电话的困扰,各家保险公司的销售员都在推销自家返利更多,而这些“返利”与销售员的“工时”,占据了保险销售成本的大头。

类似比亚迪这样的车企直接入场销售车险,完全可以通过车主App、4S店等渠道进行销售,降低销售成本之后,车辆保费有了进一步下调的可能。

当然,我们还应看到,新能源汽车当前规模效应并无优势,生产成本仍高于传统燃油汽车。短期内,新能源车型保费相比燃油车更贵的情况不会立即改变。但随着更多新能源车企入局车险业务,将加速推动新能源汽车普及率提升。

搜索关键词: